• 无敌神尊穆雅芯雪绮张凡章节

    无敌神尊第一章

    第1章 十年戎马归来!

    金海市国际机场。

    一男一女前后从机场走了出来。

    男人的眼神如星辰一般深邃,五官轮廓分明,步伐沉稳矫健。

    他叫张凡!

    跟在张凡身后的女人五官绝美,秀发扎在脑后,身材凹凸有致。

    她是张凡的贴身侍卫,叫雪绮,始终一脸恭敬的跟在张凡身后,不曾逾越一步。

    很快,俩人在机场外上了一辆吉普车。

    车子启动后。

    张凡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一副入定的样子。

    雪绮几次动了动嘴唇,欲言又止。

    然而张凡的脑袋后面就好像有眼睛似的,只见他继续盯着窗外,嘴上却道:“有话就说。”

    雪绮一听,当即便忍不住了,一脸恭敬道:“大人,属下有一事不解。”

    “说。”

    “外敌侵扰,老战尊身体抱恙,这个时候边境需要您,将士们需要您,您明明不需要亲自回来一趟,只需一道口令,百万将士便能像踩死蚂蚁一般将金海市八大家族挫骨扬灰,为何却偏偏……”

    雪绮欲言又止,可她想问的已经问出来了。

    她是张凡的贴身侍卫,专门伺候着张凡的衣食住行,自然知道张凡与金海市八大家族之间的恩怨纠葛。

    只是在她看来,以张凡如今的地位,权势。

    一道口令,当今世上,谁都活不了!

    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回来一趟。

    张凡淡淡的瞥了雪绮一眼。

    雪绮立即吓的面色苍白,额角冒出豆大的汗珠,娇躯疯狂颤抖。

    只是一个眼神,她便有了一种身处地狱的感觉。

    “大人,对不起,属下不该质疑您的决定,请您责罚。”

    车内空间不大,可雪绮却惶恐不安的想要跪下来接受惩罚。

    张凡摆了摆手,语态温和道:“这里不是边境,不需要守那些规矩。”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

    张凡才缓缓开口道:“戎马十年,我离开的太久了,我怕再过几年,那些老东西的身体撑不住了…”

    又顿了一下。

    张凡继续道:“如果不能亲自回来解开我的心结,我以后哪里还有心思保家卫国?”

    此时此刻,作出解释的张凡表面上平静如水,实则心中已然冷冽如刀。

    十年前。

    整个张家被金海市八大家族联手围攻。

    那一夜,张凡新婚。

    那一夜,张家闯入无数拎着刀的蒙面黑衣人,这些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别说是张家人,就连张家的佣人,保姆,哪怕是一条狗,也无一幸免。

    那一夜,张家血流成河,尸骸遍野。

    那一夜,水井之中,母亲沉于井底,拼了命的用自己的双手将他托出水面,用自己的命换来了他的一线生机。

    他在冰凉刺骨的水中,听着井外传来的哀嚎、惨叫。

    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痛的撕心裂肺。

    这次张凡亲自回来,除了要报灭门之仇,还有另外两个目的。

    其一,找他的妻子。

    其二,身负重任,为老战尊寻疗伤圣药。

    感受到车内气温骤降,雪绮娇躯微微一颤,恭敬的问道:“大人,我能为您做点什么?”

    “你去找一台推土机送到赵家门口。”

    “是!”

    半小时后。

    一辆不起眼的吉普车驶入金海市市中心,一直来到一座充满历史气息的四合院门口才停了下来。

    “把车开远一点。”

    张凡下车后,吉普车开走了。

    站在四合院的门口,张凡抬头看了一眼写着‘赵府’的匾额,匾额的四周边框上雕饰着龙凤活灵活现,看起来极有派头。

    赵家,金海市八大家族之一,垄断了金海市的物流业,餐饮和房地产也有所涉猎。

    一瞬间,张凡脑海中浮现出关于赵家的一切信息。

    大概七八分钟后。

    远处传来动静,张凡回头望去,只见一台大型的推土机正从正道中央缓缓驶来。

    看到推土机,他的嘴角轻轻上扬。

    没一会儿,推土机来到赵家门口不远处的路边停了下来。

    “大人,您要的东西已经送来了。”

    张凡点点头,随即动身走向了推土机。

    当推土机的推土铲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时,不少行人和路过的车辆停了下来,他们好奇的将目光投向推土机。

    下一秒。

    只见没有与正道齐平的地面瞬间被巨大的推土铲掀了起来。

    霎时间,沙石四溅,尘土飞扬。

    停下的行人有不少都知道那座四合院是金海市赵家的。

    眼看推土机一直开向赵家。

    这些路人惊骇的张大了嘴,一个个的表情像见了鬼一样。

    疯了!

    这人要干什么?

    要用推土机铲平赵家吗?

    坐在驾驶位踩着油门控制着推土机前行的张凡,冰冷的眼神中却闪过一抹悸动。

    足足忍了十年的血海深仇。

    这一刻,终于吹响了复仇的号角。

    他的心情,没有人能够体会!

    当距离赵家大门只有几步之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狠狠踩下油门。

    嘭的一声。

    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

    远处围观的群众们心头一颤。

    只见赵家的大门连同旁边的院墙,直接被推土机硬生生的推倒,门头上价值百万以上的匾额也在推土机的碾压之下变作废柴。

    赵家,金海市无人不知,看到赵家的四合院大门被推土机推倒,远处围观的群众们惊骇之余也在纷纷讨论,开推土机的年轻人是谁,他怎么敢如此挑衅赵家?

    他难道就不怕赵家的报复吗?

    然而。

    这就结束了吗?

    并没有!

    坐在推土机驾驶位上的张凡,继续踩着油门,巨大的推土铲疯狂的摧毁着赵家的四合院。

    几分钟后。

    赵家四合院的前院变成了废墟。

    铺天盖地的尘土就像刚刚发生过爆炸似的。

    与此同时。

    赵家大院冲出来一群壮汉,瞬间把推土机围了起来。

    “你是谁?竟敢来赵家撒野?”

    一位明显是保镖队长的人冷着一张脸怒喝道。

    “赵家算个屁啊!”

    张凡眼中闪过一抹不屑,懒洋洋道:“我只杀赵家人,你们最好在我面前消失。”

    赵家保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

    心中冷笑不止。

    张凡在他们眼中,与傻子无异。

    “动手!”

    “是!”

    一群保镖整齐的应了一声。

    随即。

    他们冲向张凡!

    保镖队长站在原地未动,又喝了一声:“留下活口!”

    “自寻死路!”

    张凡低喃一句,眼看七八位赵家的保镖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朝自己冲来。

    他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与他直视的保镖,恍如坠入地狱一般,心底发寒,脚下像粘了胶水似的竟挪动不了。

    两侧的赵家保镖没有和张凡对视,所以没有受到影响,很快就接近了张凡。

    结果他们的手还没碰到张凡的衣服,就已经满脸痛苦的倒飞出去。

    嘭嘭嘭几声。

    倒飞出去的保镖重重摔在地上后,全部从嘴里喷吐出一大口鲜血,接着便昏死过去了。

    保镖队长惊骇的看着张凡。

    张凡出手还是出脚,他完全没看清楚。

    他甚至觉得,张凡压根就没动过。

    可是如果张凡没动,那他手下这些保镖是怎么受伤昏死过去的?

    远处围观的群众也都懵逼了。

    他们只看到一群人围了上去,然后就看到一个又一个倒飞出去。

    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根本没看见。

    与张凡直视的几位保镖,此刻也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张凡,完全不敢动弹。

    “赵家的人去哪了?”

    张凡一边走向保镖队长,一边开口询问。

    张凡走向保镖队长,中途几位保镖慌忙往两边退。

    同伴的下场就摆在眼前。

    他们怎敢阻拦?

    张凡来到保镖队长身前停下,面对张凡冷冽的眼神,保镖队长顿时打了个寒颤。

    张凡的眼神如同无底深渊一般。

    仅仅对视了一秒。

    保镖队长低下了头。

    “回答我的问题。”

    张凡的语气很淡然,但却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去参加婚礼了。”保镖队长擦了下额角的汗珠,回道。

    “什么人结婚能让整个赵家全去参加?”

    “今天孙家的孙正阳和穆家的二小姐结婚,这桩婚事…”

    保镖队长话说一半突然停顿下来,因为他只觉得自己如同瞬间坠入冰窟一般,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冷到了极致!

    微微抬头,当接触到张凡冰冷可怕的眼神时,刹那间心头狂跳不止。

    “我…”

    保镖队长刚张开嘴,张凡便用冰冷的声音将其打断,问道:“你说的穆家二小姐是不是叫穆雅芯?”

    保镖队长点点头。

    轰!

    张凡整个人如遭雷击般愣在了原地。

    穆家的二小姐穆雅芯正是他当初的新婚妻子,十年戎马归来,听到的第一个消息竟然是自己的妻子要嫁人了……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