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执大佬的小娇娇野翻了叶安安陆博燃章节

    偏执大佬的小娇娇野翻了第一章

    第一章 她要夺回失去的一切!

    “呜……”

    昏暗的房间内。

    叶安安瓷白的小脸涨得通红。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她快喘不上气了……

    “不要……”

    她反射性地抓住那只大手,逼的睁开了眼。

    眼前熟悉的面孔渐渐清晰,那是一张无比英俊的脸。

    她有一瞬间的茫然,眼睛好半天才对上焦距。

    “陆,陆博燃,你还活着?!”

    叶安安仿佛自己在做梦一样,博燃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活着?

    男人的身形高大而修长,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黑西裤,领口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了性感迷人的锁骨,深邃的五官犹如刀削斧凿般棱角分明。

    此时,正俯视着自己的男人微微眯起眸子,目光中带着危险和欲念,薄唇紧抿着,像极了野兽盯住猎物般。

    “已经恨我恨到想让我去死的地步了!”男人冷酷的笑着,“恨我这个死残废阻止了你跟情夫私奔。”

    私奔?

    叶安安地脑子‘嗡’地一声。

    她,好像重生了!

    也就是说,她没死,陆博燃也没死!

    叶安安猛地摇头,泪水顺着脸颊落到了枕头上。

    死后的一幕再次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像是一把刀狠狠地刺痛着她的神经。

    上辈子,陆博燃不顾一切冲进祸害去救被铁链锁住的她,可惜,那铁链怎么都打不开,最终陆博燃只能抱着她一起葬身火海。

    痛,那种被大火侵蚀的痛,像是烙印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可陆博燃却死死地抱住她,直到生命的最后一秒都在保护她。

    泪水汹涌,夺眶而出。

    她想抱住他,想亲亲他,可她的双手却被他桎梏着,不能动弹。

    陆博燃低头,仿佛用兽类充满占有欲的双眼看着她,舔舐着她脸颊上的泪水。

    嘲讽的话从薄唇吐出。

    “就这么喜欢他吗,哭成这样。”

    “不!”叶安安拼命摇头,眼泪流的更凶。

    陆博燃眼底的占有欲更深:“那就是不愿意让我碰了。”

    “也对,我不过是一个死残废而已,连把你锁在这张床上很困难,我有什么资格得到你。”

    听着他自我轻贱的话,叶安安的心更痛了。

    那是她上辈子讽刺陆博燃的话。

    你这个死残废,臭瘸子,离我远一点。

    我知道你想得到我,可是你根本就做不到,因为你就是个双腿残疾,没用的瘸子……

    上一世,她一心想要跟陆博燃离婚,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口。

    “我愿意的,我愿意。”她喃喃道,像是得了癔症一样看着他的脸。

    然而陆博燃却掐着她的脸颊,眼底划过一丝冷嘲。

    “怎么,又开始想别的方法离开我了吗?可惜啊,你这辈子都没办法离开陆家,你这辈子,都只能是陆夫人,想让我放开你的手,休想!”

    他说这话时,与上辈子的陆博燃重叠到了一起。

    大火灼烧他身上的皮肤。

    “陆博燃,你快走啊,走啊……”

    “我不走,想让我放开你的手,休想!”

    陆博燃看着叶安安痛苦的表情,以为是自己的触碰让她反感,他眸子一暗,低头狠狠地吻上了她的唇……

    两世的记忆纠缠在一起,叶安安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看着晕在怀里的人,陆博燃紧紧地抱住她,指骨泛白。

    只是一个吻而已,就让她反感到晕过去了吗?

    她就这么厌恶他吗?

    再醒来,已经是早上。

    叶安安从床上做起来,看着熟悉的房间,曾经她觉得是牢笼的地方,如今却让她怀念得几乎落泪。

    还能回到这里,真好。

    还能再见到陆博燃,真好。

    对了,他呢……

    叶安安心一痛,看不到陆博燃她一秒都忍受不了,跳下床就要去寻找。

    卧室门从外打开。

    陆博燃推着轮椅进来。

    这个男人无论何事都是矜贵骄傲的,哪怕是坐在轮椅上,气质同样非凡。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上辈子却被她伤害至深,将他所有的骄傲都踩在了脚底下。

    见叶安安赤着脚下床,陆博燃眸色一深,表情非常难看。

    “就这么急着去找你那个情夫吗,可惜,现在的你哪里都去不了!”陆博燃冷声道,“我说过,只要你敢跑,我就把你关起来,让你一辈子也没办法踏出这间别墅。”

    上一世,他说过好几次这样的话,可最终没有一次能成功做到。

    只要叶安安一哭闹,到最后,他都会妥协。

    原本以为叶安安听了这话又会把他臭骂一顿,他都已经能想象到那些难听的话了。

    她擦干眼泪,赤足踩在地毯上,缓缓地走向他……

    蹲下,然后将头靠在了他失去知觉的腿上。

    “阿燃……”

    那亲昵的模样,像是对待着自己最珍视的爱人。

    陆博燃呼吸一滞,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握得很紧,手背上交错的青筋凸显,指骨泛白。

    暗哑的声音从头顶响起,讽刺道:“安安,你现在的演技都已经这么好了吗?”

    叶安安直起身,握住他的手,“不是,我……”

    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是知道今天叶氏要举办开业典礼,怕我把你关在家里,所以才故意这么做的吧。”

    他说着,冷冷掰开她的手,调转了轮椅的方向往门口移动。

    “收拾好了就下来吧,叶家人已经到了。”他冷冷道,“你不用这么委屈你自己。”

    卧室门“砰”地一声关上。

    叶安安颓然地坐在地毯上,心脏的疼痛已经超出想象。

    上辈子,她就是在叶家开业典礼前夕,听信了继妹叶安玲的话买好了船票与初恋王晨私奔。

    结果惹得陆博燃雷霆大怒,抓回来之后将她关在了别墅里。

    上辈子的她又哭又闹,摔了别墅内所有东西,还割腕自杀,最终陆博燃妥协了。

    到开业典礼上,她在叶安玲的教唆下,露出自己割过的手腕,还有自己弄上去的一些伤,控诉陆博燃家暴,软禁她,说他不仅是个残疾人,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陆、叶两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

    当时她还洋洋得意,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拜托陆博燃,或许还能成功离婚,却没想到这只是叶安玲的阴谋。

    再后来,就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颠覆叶安安整个人生的大事。

    正是因为那件事,她被整个家族抛弃,成了叶家人人喊打的对象,甚至将要将她逐出族谱。

    而叶安玲成了整个叶家最受宠的千金小姐。

    原本属于叶安安的股份,名誉,地位,所有的一切,都被她一步步蚕食,夺取。

    想到这里,叶安安的眸子里闪过滔天的恨意。

    前世的她到底是蠢到何种地步才会被叶安玲这样玩弄与股掌之间。

    重来一世,她要夺回失去的一切!

    那些欠她的,她一个都会放过。

    至于错过的遗憾,她也会一一弥补,同样的错误,她绝不会再犯一次!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