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艳女总裁的近身神医萧辰夏若雪章节

    冷艳女总裁的近身神医第1章

    第1章为什么背叛我!

    “赵少,我不想再吃药了,明天就和我老公离婚!”

    酒店情侣房门口,萧辰拿着避孕药,听到了房间内妩媚的声音!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是他老婆,吴梦梦。

    “萧辰那小子,做梦也想不到,他三年都碰不到的高冷女神,在我赵玮面前,就是条狗!”

    一道兴奋的男声,从客厅内传出。

    萧辰脸色铁青,愤怒的捏着拳头,指甲都嵌入血肉,流出鲜血!

    要不是接到这个订单,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老婆,居然在和别人开房!

    羞耻!

    愤怒!

    “砰”,失去理智的萧辰,一脚踹开大门!

    客厅内,黑丝吊带的吴梦梦,坐在赵玮腿上,衣不遮体!

    那一刻,萧辰的心被狠狠的打碎,眼泪不争气的涌出!

    “吴梦梦,告诉我,为什么背叛我?!”萧辰满眼猩红,愤怒的嘶吼着。

    吴梦梦神色慌张,但很快,眼角流露出浓浓的厌恶!

    她搂着赵玮的脖子,毫不避讳的嘲笑道:“为什么?因为,从嫁给你开始,都是赵少给我的任务罢了。”

    “任务?嫁给我,只是你们的一场游戏是吗?!”

    “入赘吴家四年,家里的脏活累活全都是我干!你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

    “四年了,就算是狗,也该有感情吧......”

    萧辰近乎咆哮的质问道,满脸都是泪痕!

    吴梦梦冷笑一声,披上睡衣,走到他跟前,用手拍着他的脸颊,嘲笑说道:“狗?你连狗都不如!你这样卑微,胆小,舔狗一样的男人,我吴梦梦,根本就看不上!”

    四年又怎么样,吴梦梦是从心里讨厌萧辰!

    “要怪,你就怪爷爷吧!要不是他听信了那老神棍的话,说你能给我吴家带来至高无上的财富,我和赵玮也不会选择你作为我们任务的目标。”

    听完这些,萧辰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四年,他居然被吴梦梦骗了四年!

    这四年狗一样的生活,只是赵玮给她的一个任务罢了......

    “都是因为他!我要杀了他!”

    萧辰暴怒,直接挥拳,猛地砸向沙发上抽烟的赵玮。

    “啪!”

    吴梦梦一巴掌抽在萧辰脸上,怒道:“你干什么?!你敢动他,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萧辰心中满是恨和怒火,死死地盯着沙发上的男人。

    此刻,赵玮挑衅的冷笑一声,起身,一脚将萧辰踹倒在地,踩在他的脸上,高高在上的说道:“就你一个废物,也敢杀我?”

    “我可是东岳集团的总经理,资产数亿!下个月,我就要和龙京八大世家之一的夏家合作了!”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赵玮,将会是江中最年轻的富豪!杀我?你想清楚后果了吗?”

    说罢,赵玮用力的踩着萧辰的脸,啐了一口,骂了句:“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说的就是你这种吊丝!”

    萧辰倒在地上,脸颊火辣辣的疼,却根本比不上心口那刀割一般的痛!

    龙京八大世家之一的夏家,萧辰就算不懂商业,也有所耳闻!

    那可是超级世家,资产坐拥千亿!

    最近江中都在报道夏家要来投资的消息,他想不知道都难。

    此刻,萧辰眼眶含泪,瞥眼看着站在一边,双手环胸,冷漠旁观的吴梦梦。

    愤怒、憋屈!

    四年了,自己活的不如狗,难道还不能反抗一下?

    凭什么有钱人就可以如此的羞辱自己?

    萧辰恨!恨自己无能,更恨这对奸夫淫妇!

    忽的,他嘶吼一声,挣扎着站起来,猛地扑向赵玮,将他压倒在地上,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脸上,吼道:“啊啊啊!混蛋!去死,去死去死!”

    赵玮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脸,奋力的反抗!

    但奈何,暴怒的萧辰,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

    嘭!

    旁边的吴梦梦,突然抓着茶几上的烟灰缸,猛地砸在萧辰的后脑,顿时头破血流,一头倒在血泊中!

    “玮哥,你没事吧?”吴梦梦冲过去,将赵玮从地上拉起来。

    赵玮捂着嘴,吐出嘴里的鲜血,又上去狠狠的踢了几脚倒在血泊中的萧辰,恶狠狠的骂道:“妈的!还真他妈敢打老子!”

    “玮哥,怎么办?我不会杀人了吧?”

    吴梦梦也吓到了,紧紧地抓着赵玮。

    啪嗒!

    这时候,房间门突然打开,吴梦梦的母亲,杨桂兰那看到房间里的一幕,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就明白了什么。

    她非常冷静的走过来,鄙夷的看了眼地上浑身是血的萧辰,说道:“我来联系人把他处理了!你和小玮先出去逛逛。”

    “妈,能行吗?”吴梦梦担忧道。

    杨桂兰点点头,眼底闪过狠色,道:“一个废物,死了就死了!要不是老爷子拦着,我早就想让你们离婚了!”

    吴梦梦点点头,赶紧换了一套衣服,挽着赵玮离开。

    而这一切,躺在血泊中的萧辰,都清楚的看在眼里!

    眼角的泪水,混着血水滚落。

    原来,在这个家里,自己真的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垃圾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

    萧辰突然醒来,发现自己昏昏沉沉的躺在昏暗巷子内的垃圾桶旁。

    夜色下,冰冷的雨水,宛若刀子一般打在他的身上,脸上。

    这一刻,他内心爆发出无比强烈的想要活下去的意志!

    他恨!

    他要复仇!

    他不想就这样被人当做垃圾一样丢了,而后慢慢的等死......

    就在这时。

    在萧辰那近乎绝望模糊的视线中,一个身材高挑,气质高贵,长发飘飘的女人,出现在了巷子口。

    身边,还有两个保镖模样的男子,替她撑着黑伞。

    “嗒——嗒——嗒——”

    她踩着高跟鞋,一双修长的腿,慢慢的走到萧辰跟前。

    萧辰艰难的抬头,看到伞下那张近乎天使一般的面孔,发出一声低微的“救,救我......”,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他就是爷爷给我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夫?”

    女子近乎一米七的个子,双手环胸,一抹红唇,眼角闪过高贵的冰冷,疑惑道:“萧家唯一的传人,怎么会这么废物......”

    “小姐,老爷子不会搞错了吧?他会是萧神医唯一的孙子?”保镖皱眉问道。

    夏若雪好看的眉头微微一拧,冷冷道:“先把他带回去吧。”

    “是,小姐。”

    保镖上前,将萧辰扛在肩头,带回了巷子口停着的黑色宾利车上。

    一间套房内。

    夏若雪站在落地大窗前,手里拿着两块半圆弧的黑色吊坠。

    其中一块,从出生那一刻起,就一直戴着她的脖子里。

    另一块,是从萧辰脖子里摘下来的。

    是当年娃娃亲的信物。

    夏若雪转身,看着床上已经包扎好的萧辰,好看的柳叶眉拧的更深了。

    “他真的会是通天神医萧九相的孙子吗?”

    “爷爷,若是他真的如你所说,可以解决我夏家的危机,给我夏家带来莫大的机缘,我夏若雪可以嫁给他,相夫教子。”

    “但,若他一无是处,就是个普通人,那若雪就不得不违背爷爷您的遗愿了。”

    夏若雪心中暗想,叹了一口香气,天使一般好看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冷艳果决的神色。

    而后,她将拼起来的黑色吊坠,放在萧辰的手中,转身离开。

    然而,就在吊坠放入萧辰手中的那一刻,直接化作一团黑色的玄光,刹那间融入他的体内!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