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面王爷:仵作王妃要抱抱陆瑶李继鹏章节

    鬼面王爷:仵作王妃要抱抱第1章 休书

    圣渊国,元昭十九年,夏。

    林王大婚之日。

    所娶之妃,是当今丞相陆志坚的嫡女,九小姐,陆之嫣。

    此女奇丑无比,貌若钟馗,体如肥猪,性情暴躁。

    可在大婚之日,迎新之时,传来丞相陆志坚被告发,结党营私,意图谋反,满门都被抓起来了,关押在天牢之内。

    消息传来,正在准备拜堂之际,林王突然叫停,手持一张休书,扬言休妻。

    受不了打击的陆小姐,一头撞向门柱之上,血流不止,生命垂危。

    “小姐……小姐你醒醒呀……小姐,你不能死呀……”

    陆瑶是被人用力摇醒的。

    无奈就算是恢复了意识,却眼皮子沉重,一时间也睁不开

    可再这样摇下去,就算不死也得被摇断了脖子。

    这时又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冷冷的传来,语气里全是厌恶:“将人扔出去,不能让她死在这里,真晦气!”

    立即有人上前来,拉扯着抱着自己的人,还有人在扯着她。

    导致了她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不知什么东西硌疼了后脑,让她终于是发出了痛呼声:“呃……”

    只这一声,让所有的吵杂声都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儿,才又听到一声惊呼:“小姐……”

    勘察水库沉尸案的现场,却因坝体突然塌陷,她被卷入进去,一块坝石直接砸中她……不会是,她已经……死了?

    可此时,陆瑶的脑子里就和走马灯一样的在播放着一场无声的电影,所放映的,却是另一个人的画面。

    一个臃肿的人身上披着七彩的服饰,头上插满了五颜六色的花,脸被抹的如从面袋子钻出来的白,粗重的眉毛如两条毛毛虫,眼睛上绝对是烟熏妆,就是涂的面积过大,如熊猫一样,脸蛋子那两坨比蛋都圆的红印子,应该就是腮红,再加上那艳红的大嘴唇子。

    而此时,这个大胖姑娘,正向自己奔来,全身都跟着在颤动,直冲到了她的眼前。

    陆瑶猛的大叫一声:“啊……我去……什么玩意儿!”的同时,也睁开了眼睛。

    这时,她也听到了响亮的抽气声。

    “不是死了吗……”

    “对呀,刚才是没气了呀……”

    “这,怎么又活了……”

    陆瑶却被眼前挂着的大红喜字所吸了眼,满室通红,这是要办喜事呀。

    还没等她缓过神,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就搂上了她的脖子:“小姐……你终于是活了……”

    手臂也越收越紧,勒的她顿时就上不来气了,立即去拉开她,却根本没法与之抗衡。

    “松……松手……勒……勒死了……放……”陆瑶用力的拍打着那双有力的手臂。

    当这手臂放开她的脖子后,她只有手捂着脖子狂咳嗽的份了。

    这时,有人上前一步,指着坐在地上还喘粗气的她大声喝道:“别在这里装死,你马上给本王滚出王府去,这是休书,你收好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滚!”

    一张带字的白纸落在了她的面前,同时屋内再次响起了议论之声。

    “就是,仗着是权贵之女,逼着林王殿下娶你个丑女,真是不要脸!”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也敢在这林王府里闹死闹活的……”

    “以前还有个丞相的爹撑腰,现在那一府人全都被治了罪,看她还得意不……”

    “强嫁林王殿下,她也真想得出来……”

    陆瑶再笨,听这些话也明白了。

    再结合脑子里的片断,她终于是知道了事情的原因。

    伸手将那份休书抓在手中,再强支着,站了起来,目光阴狠的抬了起来。

    “哈哈……世间怎么会有如此丑陋的女子,这看上一眼,悔上半年呀……哈哈……”有人已经指着她在大声嘲笑着。

    顿时喷笑声四起,好多人都指着她,在大笑,更有甚者,都笑出了眼泪来。

    陆瑶轻咧了下嘴,原本挺阴狠的样子,却让人更看得像个笑话。

    她再打开手中的休书看了一遍,再冷哼一声。

    再举起来问道:“这休书,什么意思!”

    林王萧烨轩一身大红喜服,头戴金冠红绸,面色白晰,能称得上是个俊美的男子。

    他上前出来,一脸高傲,目露鄙视的看着她。

    “就是休妻之书,从此后,你与林王府,与本王,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可有听懂。”

    “你哪位呀。”陆瑶冷声问道,本就奇丑的脸上,再这一纠起,就更没法看了。

    “本王就是当今圣上的六皇子,林王!”萧烨轩再微抬起他尊贵的头。

    “林王我知道,但你,不认识。”陆瑶轻摇着头。

    这也是现在所有记忆里提醒她的,此人,不是林王,最少,不是她心心念念,非他不嫁的那个林王。

    “你说什么!哼!”萧烨轩觉得自己被下了面子,气愤的指着她:“丑八怪,无论你说什么,都白费,别想赖在本王这里,立即滚出去。”

    陆瑶翻了下大大的白眼,本就是乌黑的眼眶,再醒上这明显的白眼,就更惊悚了。

    “首先,你要明白一点,本小姐要嫁的人,不是你这个小白脸。”

    “你!”

    “其次,你说这份休书是给我的,那么本小姐问问,你与我是什么关系,迎亲不假,这花轿到了你这个……林王府是吧,也不假,可按这古代礼仪来说,在礼成之前,你与我之间,没有夫妻之名,这休书,是何用意?”

    “这……”

    “最后,小子,你给老娘听好了,今日是我不嫁你,而非你不娶我,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以后再见面,你敢与我多说一句话,小心老娘把你按在尸床之上,剖个透彻。”

    陆瑶说完,将手中的那份休书撕碎,再扔向已经呆愣的萧烨轩的脸上,就要往门外走。

    这婚服又宽又大,缠在她的腿上,差一点绊倒了她,踉跄过后,她直接将衣裙抱在了怀里,特别潇洒的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走了出去。

    刚一走到府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萧烨轩的叫喊声:“抓住她,送去刑部大牢!”

    立即从府门内外冲出来一群人,不由分说的将她押在手下,强扭着托了出去。

    吵闹的人群相拥着离去。

    在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之内,车帘揭起一半,折扇后有一双凌厉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被托行在地上的那一抹大红。

    “主子,要不要救!”站在车下的侍卫小声问道。

    车帘被甩下,只听马车内一道冷声传来:“去刑部大牢!”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