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护妻奶爸麦子叶清涵章节

    重生护妻奶爸第1章

    第1章

    如血残阳之下,麦子脸色古怪的站在低矮的屋檐下,一手保持着推门欲进的态势,却怎么也使不出半点力气去推开那扇虚掩着的木门。

    夕阳的余晖洒在身上,麦子感觉似乎是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很长,足足跨越了几十年,那是麦子的一生。

    在梦里,麦子度过了完整的一生,在九十九岁高龄时查出了肝癌晚期。

    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当麦子的心跳停止的那一刻,却愕然的发现,他竟是在以一个俯瞰的视角,看着儿女晚辈们嚎啕大哭的悲切,随后,眼前的世界突然开始急剧缩小,缩小,最后变成一片白光,等白光散去,他就站在了这扇门前。

    麦子很确定,确定那绝对不是做梦,因为梦境不会让他记得这么清楚,每一分每一秒发生过的事情都能想的起来,这似乎只有一个解释,他,重生了。

    视线回到那扇木门上,麦子的手颤抖了,他不知道门后等待他的究竟是什么,因为这是他年轻时候的住所,也是他一生的痛之所在,是他藏在内心最深处的伤疤,每每午夜梦回,忆及前尘旧事,会让他痛不欲生!

    紧紧闭上双眼,麦子却怎么也平复不下心中的激动,难道上天给了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就是为了弥补这无法释怀的痛吗?

    一瞬间,麦子的心火热了起来,霍然睁开的双目变得坚定异常。

    “吱嘎!”

    破旧的木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麦子跨过门槛,大步穿过狭小的院子,带着激动,带着希冀,一把拽开了堂屋的门。

    堂屋里,坐在小板凳上正在玩着一个破旧的布娃娃小女孩,瞪着两只无辜的大眼睛惊恐的看了过来,苍白的小脸上笑容迅速敛去,小小的身躯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

    “爸......爸爸......”

    小女孩呐呐的叫了一声,瘪着嘴小声的辩解道:“苗苗很乖的......”

    “苗苗,我的女儿!”

    麦子一步上前,弯腰抱住小女孩那瑟缩的瘦小身躯,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了下来。

    这是麦子的女儿,麦苗,今年只有四岁,因为白血病的缘故,比同龄的孩子要瘦小许多,抱在怀里轻飘飘的,恐怕连二十斤都没有。

    麦子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还有重见女儿的一天。

    七十年前,不堪生活重压的妻子,在一个雨夜里选择了跟女儿同时服下大量的安眠药,走的安安静静,那也成为了麦子一生的痛,无论他之后如何的发愤图强,如何的赚下万亿家财,都弥补不了万一。

    “爸爸。”

    缩在爸爸温暖的怀抱里,苗苗小声的说道:“苗苗不治病了,爸爸今天不发火好不好?”

    听着女儿懂事的哀求,看着女儿身上那件不知道从谁家淘来的旧衣服,手里不知道多少年前的破烂布娃娃,麦子的一颗心都快碎了,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不发火,不发火,爸爸不发火,苗苗是个乖孩子,是爸爸对不起你......”

    “麦海皮,放开我的女儿!”

    一声尖锐的女声陡然在麦子的耳边炸响,一个身材姣好,秀丽的脸上却挂着怎么也解不开的哀愁的年轻女子出现在堂屋门口,看清屋里的情况之后,猛然冲了进来,抡着手里廉价的坤包不断的抽打在麦子的身上,嘴里怒吼着:“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放开我的女儿,你的心怎么那么狠,这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还不行吗......”

    默默承受着来自叶清涵的抽打,麦子轻轻放开了怀中的女儿,相比往后七十年心中那永远无法抹除的痛,眼前的这点儿算什么呢?

    被放开的苗苗发现了麦子眼眶中的热泪,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的帮他把泪滴抹去,柔声说道:“爸爸,疼了吗?乖,不哭?”又仰头对叶清涵说道:“妈妈,不打爸爸了好吗?”

    “苗苗,苗苗......”

    看到麦子终于放开了女儿,叶清涵冲过去把女儿抱在怀里,兀自不放心的来回检查着,生怕女儿的身上增添了什么伤痕。

    等确定女儿安然无恙之后,叶清涵这才怒视着依旧蹲在地上的麦子,抬手把手里的包砸了过来,歇斯底里的哭喊道:“麦海皮,你不就是要钱吗?拿去,都拿去,家里所有的钱都在这儿了,全都给你,拿了钱之后赶紧滚出这个家......”

    “哗啦!”

    被坤包再次砸中的瞬间,麦子听到了一声轻响,这让他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顾不得去管叶清涵眼中那快要杀人的目光,麦子一把从地上拿起了坤包,拉开拉链在里面翻快速的找了起来。

    看着丈夫那急切的样子,叶清涵眼中的怒火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悲凉与失望:家里都成什么样子了?眼前这个男人却只顾着从她这里不断的索取,丝毫不顾及一贫如洗的家,以及亟待救治的女儿,哪里还有一点为人夫为人父的样子。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日积月累的不断失望,最终让叶清涵绝望,怀抱着病重的女儿走上了那条不归路。

    找到了!

    麦子的脸上现出了一丝喜色,从坤包里拿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塑料瓶,连带着还有一张处方笺。

    不用看麦子也知道,那张处方笺是叶清涵以治疗失眠为借口开出来的。

    前世的时候,正是靠着这张处方笺,叶清涵慢慢积攒下了一整瓶的安眠药,然后亲手用这瓶安眠药结束了自己跟女儿的生命,这个善良倔强的女人,到死都不愿让女儿承受任何痛苦。

    毫不犹豫的把安眠药连同处方笺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麦子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走进了厨房,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声说了一句:“苗苗的医药费不用担心,我会尽快凑齐的,还有你公司的事情我也会帮你解决的。”

    他发现了?

    抱着女儿的叶清涵愣愣的看着麦子的动作,心里闪过一丝疑惑,却迅速的被失望所取代,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

    你解决?

    你拿什么来解决?

    苗苗的白血病虽然有当年刚出生时叶清涵一力坚持所保存下来的脐带血,但更换造血干细胞的费用却需要二三十万,这还不包括后续的治疗、恢复费用。

    二三十万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找亲朋凑一凑就可以解决,毕竟这是救命的钱,但对于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来说,却无异于天文数字。

    解决?

    梦里吗?

    甩了甩头,摆脱脑海当中刚刚升腾而起的那一丝不切实际的小小期望,叶清涵抱着女儿走进了旁边的卧室。

    都市文学

    言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