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夫追妻漫漫顾千倾郁寒年章节

    前夫追妻漫漫第一章

    1背叛?

    顾千倾从梦中惊醒,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六点。

    他应该忙完了吧,慌忙起身,准备去找郁寒年,却被告知他已经离开了。

    顾千倾皱眉,“你没有告诉他走在这里?”

    刘秘书露出了一丝轻蔑之色,“千倾小姐,梦然过来找的郁总,你觉得说了之后事情有什么改变吗?”

    徐梦然,她丈夫的红颜知己,类似于白月光的存在,顾千倾自嘲的笑了笑,这三年的陪伴终究没有柔化郁寒年那颗冷硬的心,可是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不记得吗?

    刘秘书抱起手臂,看笑话一般,“千倾小姐,今天可是梦然的生日,郁总估计抽不出来时间和你回去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明早我会替你传达的。”

    顾千倾拿起来包,冷漠道,“不用了。”

    抬步往外走。

    回到家,看着黑漆漆的屋子,顾千倾觉得心里堵着,喘不过来气,把准备好的食材倒进垃圾桶,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闺蜜给她发过来一些照片。

    “看看吧,那个渣男,今天可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他却公然给别的女人过生日!”

    “倾倾,三年了,要是有结果早该有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倾倾也该回来了。”

    顾千倾看着照片上的俊男靓女,男人西装革履,俊美异常,冷峻的面庞却鲜见的线条变得柔软,唇边挂着温柔的笑意,只不过笑得对象不是她而已。

    是啊,三年了。

    顾千倾收拾好心情,回复,“我会好好想想的。”

    “那你好好想想,导师一直想要你回来,这次总要选择一下我们吧。”

    放下手机,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又被身边的动静弄醒。

    顾千倾刚睁开眼睛,男人就俯身吻了过来,一身的酒气,抬手要推他,但是她的力气在他跟前毫无作用,被郁寒年霸道的禁锢着双手,眼看着睡衣都要被扒下来了,顾千倾突然放弃了挣扎,咬牙道,“郁寒年,我不想,连这个你也要强迫我吗?”

    男人的动作突然停住,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势,幽深晦暗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她。

    顾千倾装作没有看到,准备睡觉。

    却被他狠狠的攥住手,强势的主导一切,顾千倾再无一丝反抗之力。

    顾千倾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上像是被车轮碾压过一样,再看到手机上有关郁寒年铺天盖地的绯闻,而身边的男人若无其事一样,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顾千倾气的一巴掌甩到他的脸上。

    郁寒年的脸上当即出现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郁寒年的眼底一瞬间闪过阴鸷,不过很快又消失不见。

    “你陪我一夜,我挨你一巴掌,平了。”

    他漫不经心的扣上衬衫的扣子,流畅的肌理线条被遮盖在布料下面,插着兜,准备走。

    顾千倾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道,“我们离婚吧。”

    郁寒年回过头来,冷静的打量着她,片刻,“顾千倾,你最好别跟我玩花样。”

    以为她欲擒故纵吗?

    “我说真的,我会把离婚协议拟好。”

    说完顾千倾就躺了下来,背对着郁寒年。

    郁寒年盯着她的背影,却是忽然笑了,“你别忘了,当初你为什么嫁给我。”

    顾千倾面色一白,她欠他钱,而郁寒年疲于应付郁老爷子的催婚。

    似乎是觉得顾千倾翻不出来大浪,郁寒年便也放心的离开了。

    睡到中午,有客人过来,顾千倾不得不起来。

    一个优雅美丽的年轻女人站在门外,那张脸和昨晚照片上的女人逐渐重合,徐梦然不请自进,热情的拉着顾千倾的手。

    “千倾,昨天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那是你和郁哥哥的结婚纪念日,要是知道,我一定不会请郁总去参加我的生日会,不过郁哥哥也没提。”

    顾千倾抽回手,动作间,徐梦然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脸色有一瞬间的难看。

    昨天她让郁寒年喝了那么多的酒,就是想找个借口把他留下来,没想到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都是这贱人害的,郁太太的身份本就应该是她的,顾千倾算什么东西。

    “是真不记得,还是故意的?”

    “千倾,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郁哥哥虽然对我很好,但是可是很少陪我过夜呢,一个月总共也就那么几次,上个月……”

    顾千倾看她,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徐梦然赶紧捂着嘴,一脸的歉意,“我不能再说了,郁哥哥让我保密,对不起啊,千倾……”

    顾千倾浑身都是颤抖的,上个月郁寒年确实有几夜没有回来,打他电话,是徐梦然接的,她一问,郁寒年就搪塞说工作。

    看着她的表情,徐梦然暗喜,继续道,“其实我也知道我的存在给你们带来了不便,但是郁伯母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嫁给郁哥哥,如今这个愿望是没办法实现了,不过,我对现在也很满意,只要郁哥哥让我陪在他的身边就好,哪怕无名无分……”

    “够了!”

    顾千倾不想再听下去。

    徐梦然吓了一跳,突然捂着肚子坐了下去,神色痛苦,“我的肚子,好疼啊……我的孩子……”

    想到了某种可能,顾千倾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

    拿着检查单走着的时候,顾千倾一下子被台阶绊住,再次睁开眼,痛苦一扫而光,由此而来的是满腔的愤怒,三年前她因为意外失忆,竟然一心爱上郁寒年?

    顾千倾转身离开。

    而此时,本该在病房躺着的徐梦然却出现在医院走廊上,捡起来顾千倾扔掉的检查单,拿出手机,“喂,这次辛苦你了,帮我安排个引产手术吧。”

    徐梦然的眼里闪过一抹精光。

    .

    郁氏公司。

    郁寒年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顾千倾。

    “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顾千倾扔过去一份文件,“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了吧。”

    男人的脸倏然冷了下来,“顾千倾。”

    “郁寒年,我们也算有过一段好时候,我欠你的钱一个月后会还给你,好聚好散吧。”

    “呵,顾千倾,想离婚?不可能!”郁寒年的拳头握紧。

    这时候秘书进来,瞥了一眼顾千倾,“郁总,梦然和孩子出事了。”

    郁寒年眼神射过去,严厉逼人,“怎么回事?”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