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你未来的闺女苏知意晏青川苏志远章节

    我是你未来的闺女第一章

    第一章 我是你未来的闺女!

    “听说了吗?苏志远这个大奸臣,前几天又逼一个谏官撞柱,血洒朝堂自证清白!他就不怕遭报应吗?”

    “不过是当了几年的太傅,怎么就这般狂妄?!也不知道他这种吃人血馒头的奸臣,怎么还没有报应?”

    “怎么没有遭天谴?如今新上任的首辅大人,可是顺启朝千年难得一见的奇才!与奸臣抗衡足够了!这个奸臣二十二岁了,也无人敢嫁,更何况后继有人!”

    “他这样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女子或者儿子!必定断子绝孙!”

    ……

    此时的二楼雅间,坐着一个身穿淡绛裙衫的少女。约莫十八岁左右,葱白的手指捏着茶杯,微微有些发颤。

    他们议论会断子绝孙的奸臣……是她爹,有血缘关系的亲爹。

    她叫苏知意,奸臣爹名曰苏志远,她来自二十年后,被人一把火烧死后,就回到了奸臣爹最意气风发的这几年。

    苏知意意识到自己回到二十年前,便主动来到这个茶楼蹲守。奸臣爹生前最喜欢“忆往昔风华正茂”,她记得爹爹唯一的爱好就是听别人骂他。

    在茶馆里骂他的人最多,所以苏知意就直接等在这里蹲守。

    虽然这样的爱好有些匪夷所思,但对象是自己的父亲……就十分正常了。

    苏知意坐在包间里,有些期待,爹爹曾经说过,最喜欢的位置就是中心,这样才匹配身份,不然他宁可不坐。

    苏知意所坐的这个位置就是茶楼的中心,是她用头上的簪子换来的好地儿,就为了等爹爹过来。按照爹爹这种没有绅士风度的性子,兴许会直接“仗势欺人”,把她撵出去。

    她其实是有些期待的,期待一代奸雄是如何的?因为在她记事起,家里就没落了,听阿爹说是被那个死对头首辅搞垮的,被流放后一直靠种田为生。

    安静颓废的日子持续到她十八岁那年,阿爹突然消失,她自己也被悄无声息的暗杀……

    苏知意捏紧拳头,既然重回二十年前,那么她就要好好地辅佐阿爹!一定不能让上辈子的悲剧发生,家里也不能没落!

    刚想到这里,一个拿着折扇带着痞笑的男子过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肥胖男子,满脸都是阿谀奉承。

    苏知意不用看都知道,带着痞笑的帅气男子是自己亲爹!

    她猛地起身,走出包间站在门口,看着迎面走来的爹爹,泪水都糊住了视线。

    苏志远本来是要直奔最中心的房间,但是看到门口站着人,又好像……情绪有些不对。他有些莫名其妙。

    他这不是还没有抢房间吗,这小姑娘哭什么?等会儿他恶言相向,把小姑娘撵出来岂不是哭得更厉害?

    苏志远咳嗽一声,虽然哭了,但是他也不管,反正跟他没关系!他走过去站在苏知意面前,刚想要说话。

    苏知意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十分冒失地捏着苏志远的衣袖,满脸动容地喊:“爹爹!”

    “……!”苏志远满脸震惊,把苏知意死死拽着袖子的手掰开,还算优雅地朝着四面八方看了一下,道:“小姑娘,这里没有你父亲。”

    苏知意赶紧擦了擦眼泪,她刚刚就是太激动了。

    本以为跟父亲阴阳相隔,如今瞧见父亲就站在自己面前,苏知意感觉自己缺了一半的内心,就这样被填满了……

    之前父亲在的时候,她感觉没有那么多的感情,甚至父女俩很长时间见一面都是常有的。

    但是如今,有这个机会能看见他年轻的样子,苏知意感觉十分珍惜,眼泪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所以她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第一次见面,不能让阿爹害怕自己。

    苏知意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信。但你就是我父亲,我是你来自未来的闺女。”

    “……”有病吧!苏志远心想。

    虽然内心已经确定这小姑娘有毛病了,但或许是看她长得乖巧,所以苏志远难得有耐心地解释道:

    “你认错人了。瞧着我也就比你大个几岁,我并未成婚,怎可能有孩子?还是你这种跟我一般大小的闺女?怎么着也于理不合啊!”

    苏志远面上还算有礼貌,内心早就翻白眼了。活了二十多年,遇见那么大闺女认爹的倒是头一个!难不成是他长得太老了,像这孩子的爹?!

    苏知意沉思片刻,还是认真说道:“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之不会认错的,你虽然看着年轻了不少,也更加帅气了,但是我敢确定,你就是我阿爹。若是不行,我们可以滴血认亲。”

    苏知意牢记阿爹的昔日教导,嘴甜不会害人。多夸几句帅肯定是没问题的。

    “咳……”苏志远依旧是用看骗子的眼神看着她,眯着眼睛,但这会儿很明显表情要缓和许多。小姑娘还有点眼光,他也觉得自己挺帅的!

    所以苏知意趁着他情绪还不错,趁热打铁道:“你喜欢把私房钱藏在落灰的书里,你不爱看书,但总要买那么几本卖弄风骚。”

    “阿爹还贪财,你曾经对我说过:有钱必须要赚,有机会必须贪!”

    努力回忆着阿爹同自己吹过的牛皮,苏知意迅速看向苏志远旁边那个笑眯眯阿谀奉承的大人。

    又道:“我还知道,这位大人想要收买你,他儿子在勾栏之地出了点事关进大牢了,需要阿爹帮忙赎出来。”

    听了这话之后,那个大人直接腿软,冷汗冒起,差点坐下去!

    这话别人不可能知道的,因为他都还没有说出来……这小姑娘怎么这么邪门?

    他发抖,拿着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十分没有骨气地跪下,之后赶紧作揖,算是默认确有其事了。

    说实话,他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早就发现奸臣大人的脸和那个小闺女的脸,就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而且气质相差也不大,这种感觉很奇怪。看着就是父女,但奸臣太傅太年轻了,根本就不可能是他女儿!

    都市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