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华夏厨神馋哭剑仙老婆云琅柳灵儿章节

    我!华夏厨神馋哭剑仙老婆第1章

    第1章

    画屏红烛,月影熏香。

    大红的绣球挂在床头,金丝软玉点缀其中,在屋子里烛光忽明忽暗的映照下显得格外漂亮。

    正对着的门窗都贴着整整齐齐剪出来的'囍'字。

    如果不是云琅发现自己头上的红盖头,被一双带着香风的手缓缓掀起,他都以为自己还在做梦。

    云琅一个大男人此时正端坐在床上,着红装,披红绸。

    他是一个厨子,准确点说是一个师承名师长得很帅的厨子。

    一米八八的身高,棱角分明的脸庞,甚至他那个有些古板的师傅让他拜师前还服了几年兵役,也让他多了一分沉稳的硬汉气质。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硬汉,刚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还差点被人掀了盖头来。

    嗯,是红盖头,不是头盖骨!

    看着自己身上的大红袍,云琅心里也有了猜测,难道这就是经典穿越先送老婆的桥段!

    但是自己头上的这块红布是什么鬼,这东西不是该盖在女方身上吗。

    还有些迷糊的云琅看着自己眼前的盖头就要被掀起,条件反射直接蹦到了床上,对着前方看着不甚清楚的女人就是中气十足的一句:

    “呔,你要干嘛!”

    柳灵儿看着眼前突然跳走的云琅也是吓了一跳,愣了愣,小丫头有些色厉内荏的道:

    “你、你才要干嘛,咱们可是说好你入赘过来的!”

    只是想去掀盖头的手也还是落了下来。

    柳灵儿是刚刚够成婚的年纪,而且已经出落得很漂亮,只是漂亮并不一定是好事。

    她父亲前些年在外突然离奇死去,身为正房嫡子却只留下一妻一女,以至于现在这一系家业如何传下去都成了问题。

    若是这柳家自此衰落下去到也没事,不会有多少人去觊觎,可族内产业却在她母亲的经营下愈发壮大,自己又成了玄剑宗认定的剑仙种子。

    一个准剑仙加上柳府雄厚家财,这可让一些人坐不住了,若是真能把柳灵儿这个大房嫡女纳入自己家中,那至少家族百年兴盛是没跑的。

    现在不止一些柳家的侧枝旁系对大房磨刀霍霍,一些世家大族也都看着柳家虎视眈眈,都想把她和她们家这一块肥肉一起吃到肚子里。

    最后大房也只能商量出来个招婿的法子。

    这年头入赘可以说是最让人瞧不起了,东城门门口的乞丐都说宁愿乞讨都不愿做那上门女婿,这个招婿的举动也自然打消了之前那些个没安好心的几家豪门的龌龊心思。

    广招之下,最后也就选中了眼前还算顺眼的云琅。

    没有背景,长得还行;

    父母双亡,前途渺茫。

    除了看着有些呆傻,据说招婿大会那天,他迷迷糊糊的一直念叨着“我的佛跳墙好了没,我的佛跳墙好了没!”,有些不太聪明的样子。

    柳母当时看着这个女儿选中的云琅,气的把最爱的一盏碎花瓷杯都直接摔到了地上。

    虽说她心底本就没打算能招到佳婿,但是选到一个看起来蠢笨的,着实让她气的不轻。

    柳灵儿母亲可算不上一个慈母善人,丈夫早年身死,她也见得多了世态炎凉,甚至侧房当初还做了想让她改嫁过去的腌臜事。

    她能把颓势渐显的柳家产业一步步发展到现在的程度,那自然也不是只靠些好言好语就能做的到的,暗地里踩碎多少踏脚石她也记不清。

    云琅就是她选中的又一块踏脚石,只为了自己女儿有了个已经成婚的名头,不被那么多人惦记。

    那些盯着这块肉的人就算再不甘心,为了些面子也会松口,世家大族,面子可比人命值钱多了。

    一个上门女婿,不会对她柳府家业有丝毫的影响。

    就当养只狗了,也能多个佣人使唤。

    但若真是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想垂涎自家女儿,那她也不在意给云琅些教训。

    刚成年的柳灵儿自然并不知晓这些自己娘亲心里的弯弯绕绕,

    看着眼前傻里傻气的云琅,就气不打一处来:

    “哼,你那什么劳什子佛跳墙好了?好了就不想当上门女婿了吗!”

    说着说着还带了些哭腔,

    本就是花一般的年纪,

    却在家族的选择下承担了这段看不清未来的婚姻。

    听到哭声的云琅也顾不得纠结,自己把头上红布掀起,几颗泪珠悄生生的挂在对面人儿微微泛红的眼角上。

    两目相对,一高一低,女子颦颦,男子惴惴。

    梨花带雨,胜过人间春色。

    都市文学